我找到了村里最挣钱的生意!

那天早上我骑着小电驴在街上晃,夏天太阳那个毒,没多久我就汗流浃背,口渴难耐,刚好经过一条村,就想着进村买瓶水补给一下。

村不大但有那种怀旧的特色,墙上很多涂鸦。


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,漫画配上古训,有种重读小学语文课本的感觉。
村里种满龙眼树,树上沉甸甸的龙眼散发阵阵果香。

正想操起扫把打一串下来解渴,暼到树上贴着的告示:龙眼属于村里共同财产,偷摘一颗罚款10元!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。

走到村尾,这里正在建新厂房。

隔壁老厂房门口写着X点食品厂,工人来来回回用叉车运着原料。

基于生意人的敏感,我想这厂这么大,少说也有3、400员工,这么大的人流量,在村里开店肯定挣钱!于是我开始在村里搜寻能挣这波流量的生意。
村里餐饮店不多,有2间沙县小吃、1间柳州螺蛳粉、1间快餐店还有1间大排档。

大排档很牛逼,饭桌都摆到宗祠里边了。

招牌菜是山坑鸭。

奇怪的是都快12点了,店里依旧静悄悄不见客人,我又跑到那间柳州螺蛳粉店,也就3个客人,坐下点了一份瘦肉螺蛳粉加蛋,才14元,村里消费就是低!

按正常逻辑,中午饭点工人应该会鱼涌过来吃饭才对,为何这些餐厅都没客人呢?
同样的,村里那些便利店也生意寥寥,霆锋士多店老板无聊地在那刷抖音。

中午12点晃到1点多,偶尔见几个建筑工人过来买水吃饭,厂里的工人却是一个不见。

正思索,抬头看见村里有一间小作坊,4个女工正飞速操作着什么。

近前一看,女工们在给一双双袜子装袋,我以姐姐在找工作为借口,问老板招不招工,顺便打探他的生意。
憨憨的老板说这里的活很简单,就是给袜子装袋,4只袜子为一袋,不用固定时间上下班,有时间做就好,计件给钱,装好一袋袜子给你8毛。

原来他是承接了附近一间袜子厂的活,在村里找有闲的妇女,帮厂里打包袜子。老板也算聪明人了,能依托工厂盘下这么一桩生意,只要袜子厂不倒,生意就可以一直转下去,
但这活赚不了很多钱,观察那些女工,有些旁边堆了20袋袜子就在那歇着了,老板也说现在不忙暂时不招人。
女工一袋赚8毛,假设老板一袋也赚8毛,4女工假设一人一天装100袋,则老板一个月能赚0.8*100*4*30=9600元,还要扣掉店租水电,不算很赚钱的生意。
不是餐饮店便利店,也不是这种作坊,这靠厂的村到底哪门生意挣钱?抬头看见一公园,公园有一亭子,遂进去休息。

亭子里一20多岁小哥在那低头玩游戏,我跟他攀谈起来,他原来是X点食品厂的工人,嫌流水线太累也没自由,遂辞职,在隔壁小区找了一份车位销售的工作。

我好奇地问还有专门卖车位的中介呀?他说现在卖房中介太多,于是老板独辟蹊径只做车位,找各小区谈独家代理,然后卖给外边有兴趣投资的人,一个车位16、7万,能提成2%,不过那是公司的提成,卖一个车位他只能提几百。

我说那比进厂好吧,他说好一点,他是做夜班的,下午2点到晚上9点,底薪3000,加上提成4000左右吧,跟进厂差不多,好在自由。
我见他好聊,遂问他为何中午饭点厂里工人都不出来吃饭消费的,他说我傻的,厂里有饭堂,工人都包吃,自然不会来村里吃饭。
告别小哥,我假装找工的,来到X点食品厂跟保安攀谈了起来,保安说是的我们这里有饭堂,早中晚都可以在厂里吃,我看到隔壁有一栋宿舍楼,指着问保安说是不是也包住。

保安摇了摇头,说宿舍床位太少现在已经不包了,不过我们有房补,可以自己去附近租房。
我眼前一亮,工人需要租房,难怪村里一栋栋民房都那么崭新,原来是近几年才建起来给这些工人租房用的,房东才是薅到这波流量的人!

村里到处贴着租房广告,找到一电话打过去,房东说现在没房,到月底才有一间一房一厅放出来,月租包网750元。

连打3个电话对方都说没房,需求太旺盛了!走到村的边角看到一敞开的门,门口写着公寓招租,遂进去。

里边的大叔说有间一房一厅可以带我去看看,我说好,他把我带到另一栋楼,说这栋已经租满了。



20多方的一房一厅,包网一个月750元,大叔说只有这间,其他都租了,我问你们就2栋楼吗,大叔说是的,都同一个房东。

我掐指一算,2栋楼都是7层,一层4间房,一间房租750元,一个月则是750*4*7*2=4万2千元。
难怪村里那么多车,都是房东买的,靠着厂里提供的人流量,每天打牌干饭就可以月入4万2,这真是村里最好的生意了!

END

点此注册开通 冒泡网赚吾爱课程福缘课堂VIP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6
分享
评论 抢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