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玩具批发市场,价格便宜到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在广州生活这么多年,最近才知道广州是很多品类国内最大的批发中心,江南果菜市场-全国乃至东南亚最大的果菜批发市场、沙河-国内最大的服装批发商圈、一德路-国内最大的玩具批发商圈。

那天拜访朋友,想着买些玩具送他家小孩,于是坐地铁来到一德路逛了几圈,出地铁就看见一排排的玩具店,琳琅满目。


很多店门口摆着纸箱,纸箱上写着大大的特价二字,我非常好奇,探过去看个究竟,5元一套的爱莎公主过家家套装,还有同样5元的恐龙涂色玩具。

这价格惊艳到我,看另一箱,5元一个的灭霸模型,这东西一般是挂精品店里,然后卖20元以上。

离地铁口20米是这个玩具模型动漫批发中心,名字有点长。

里边有不下20间玩具店,拥挤的过道,走路都要侧着身体。

里边有一间奥飞动漫的分销商,卖的玩具1/4是《超级飞侠》。


奥飞是国内最大的玩具和动漫厂商,旗下有几部很受小孩欢迎的动画,最著名的属《超级飞侠》,依靠动画的植入可以把玩具价格卖得很高。

比如这个超级飞侠模型,比外边那卖5元的灭霸还小个,零件更少,老板说零售30元一个。

当然过来的都是一箱箱拿货,一箱24个,老板说10个以上可以给20元一个的批发价。
这边玩具很全,每一个细分品类都可以找到一间专门的玩具店,比如专门卖汽车玩具的

仿乐高的积木,2000多片的280元一套,是正宗乐高店1/4左右。

一小哥过来淘货,问老板这最贵的是哪个,老板拿了一个200多的出来,小哥吓一跳有点不信,还问箱子怎么这么大,老板说这种送礼的就喜欢大,可以唬人。

这又有个国际玩具精品广场。

估摸有个50间门店,其中一些是文具店。

来这逛的都是零售店主,看到一男的来这淘小积木,就那种巴掌大放名创优品当盲盒卖一个20多元的那种,老板说10盒起批一个4块多,男的勃然大怒,说都一个行业的,这种哪里要4块多,甩了个脸色然后扬长而去。


批发4块多一盒

另一男店主看中店里的食品玩具,捏了捏问老板这个多少起批,女儿在旁蹦蹦跳跳的,拖家带口地来淘玩具。

来这转这么一圈,光偷听都能了解很多商业信息,”这吸盘枪没那个好卖”、“这齿轮火车我上个月卖了几百个”,老板跟零售店主们亲切交流。

经过一间专卖泡泡枪的店,品种是真的多,几百根泡泡棍放门口特别壮观。

有的能吹直径1米的大泡泡,有的能在一秒内吹出10个泡泡,有的能放出漩涡泡泡,有的带个风扇,泡泡造出来能一下吹上天。


听老板讲解,感觉他对泡泡是真爱,于是问这泡泡棍怎么卖,答一盒36根40元,没忍住要了一盒,这东西搁公园里能卖到5元一根,搁小卖部也能3元一根。

挎着黑色袋子,感觉自己成了零售店主的一员,竟隐隐有种自豪感,开个小店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。

说实在如今吃顿快餐都要20多的时代,玩具价格貌似比十几年前还低,下图这个《北斗神拳》的模型10元一个,当年上小学那会买过2个,记得都要20多,当时爹妈的工资还只有几百,玩具真的涨不起价。

玩具城是真的多,我还只是在地铁站周围逛,没走远。

玩具批发城养活了批发店主,这里成了地标后逛的人不少,养活了零售店主,有了靠谱渠道可以批到低价玩具,也养活了澄海那边的玩具作坊,这边玩具基本都产自澄海,挖数国庆期间去那走访过。

也养活了来回拉着铁架车的 “棒棒”。


“棒棒” 是挑夫的戏称,他们的营生就是拿根扁担帮人担货,多见于山城重庆,在广州这种平地扁担变成带轮的,他们大多头发花白,估摸60左右年纪,退休年龄还来干这个估计是有难言的苦衷。

还养活了周边批发包装袋的店主,夹在玩具城之间有几十家胶袋店。

批发各种尺寸的胶袋,看我在拍照,老板殷勤地冲出来,我赶紧溜。

橡皮筋、绑绳和胶带规格齐全。


连搞垃圾回收的也受益,装玩具的废弃纸箱如山堆积。


一到中午,批发店主、零售店主、棒棒们全挤到街边餐饮店里吃饭,馆子老板乐呵呵地接待他们,又养活了几十间餐饮店。附近又建了两栋新楼盘,估摸主要是批发店主们买的,这里整个就是一循环生态,广州的活力就源于这些商圈吧。

我一年会来个两三次,说实在人流量比疫情前少了许多,之前沿着大路走都要侧身,如今有点空荡荡。

国庆期间写走访澄海的文章时,看到一篇讲玩具厂继承者二代的故事,挺有感触,在这贴一下:

生于1993年的陈楷宏是澄海玩具产业带典型的“继承者”。疫情发生后,他们所在的外贸工厂转入内销,并成为今夏国内爆款玩具的主要幕后推手。出自澄海的粉色小猪泡泡相机火遍全网并成功破圈,变成年轻人的街拍道具。莫兰迪色儿童购物车、9.9元尤克里里、合金小汽车、积木桌等,线上销量动辄突破10万件。
相比父辈,他们更懂得紧跟时下热点,持续研发新品,并联合电商平台打造有竞争力的线上爆款。在全球,有70%-80%的玩具来自中国出口。在中国,80%左右的出口玩具则来自于广东澄海玩具产业带。


澄海街头的玩具厂

一款玩具成为爆品后,电商平台一两天的出货量即可追平此前所有的销量。而线下销售,新品发布后要在一两个月后才能得到市场反馈。当父辈和部分工厂意识到这种局面后,他们会主动提供新品。“今年疫情后更明显,不少工厂主动来咨询能不能在线上帮忙推广新品,或者生产专供线上销售的产品。”
电商无疑是澄海今年的年度热词。与以往按部就班地备战圣诞季、依照国外客户数月前下好的订单然后有序地生产不同的是,中小外贸工厂为自救开始主动转攻线上,代办国内3C认证证书的第三方机构成了最繁忙的地方。现在的朋友圈内,年轻人谈论最多的就是今天哪款又爆单了。

在短视频的崛起下,身边很多朋友买玩具都是被抖音种草然后线上买,线上的店都厂家自己开的,省去中间批发和零售的环节,加上疫情肆虐,未来这里的生态大概会慢慢凋零,到时批发店主们能去哪里营生呢,转线上么?厂家自己就搞了,没了批发店主,棒棒们又能去哪担货呢,转战服装批发市场?60岁也折腾不动了吧。
操心这么多,还是想想自己的营生吧,最近广告又少了…

END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挖数

点此注册开通 冒泡网赚吾爱课程福缘课堂VIP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6
分享
评论 抢沙发